齐鲁晚报网

没闹钟的时代,上班族是怎样免于迟到的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这两天,随着华北地区天气的回暖,不知你是否感到这句话是至理名言呢?反正笔者身边不少人开始抱怨各种睡不够,稍不留意就睡过头,面临上班迟到被扣钱的风险。那么问题来了,在既没有手机也没有闹钟的时代,人们是怎么做到不因贪睡而上班迟到的呢?答案竟然是,他们有一种“人肉闹钟”——敲窗人。
  事实上,最迟到18世纪末,上班迟到这码事还是不存在的。原因是那会儿钟表还不普及,你老板也不知道啥时候上工算迟到,晚点多少要扣多少工资。
  另一方面,当时所谓的工厂还只是“工场”,是扩大版的手工作坊,即便在最早开始工业革命的英国,大多数老板用的也是计件付薪的方式,工人没有严格的上班时间,干多少活给多少钱。上班不卡点,这场景恐怕今天的上班族想想都要流口水。
  然而,工业革命的进程改变了这一切。随着蒸汽机的广泛应用,定点上班成为一种必须——因为机器不等人,开动起来就要费钱。另一方面,钟表机械的进一步普及化,至少让那些企业主买得起钟表。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虽然当时钟表普及到了高富帅的企业主阶层,但仍没飞入寻常百姓家。19世纪初一台钟表的价格最便宜也要十几英镑,相当于一个工人一年多的工资。定点报时的闹钟则更是高端产品,直到19世纪20年代才被发明出来。指望工人自掏腰包买一台这种“黑科技”以免上班迟到?这也太考验工人觉悟了。
  更加火上浇油的是,黑暗的19世纪可没八小时工作制一说,工人常常要连续干上12到14个小时的,累得回到家吃个饭倒头就睡,如果放任自己睡到自然醒,那铁定是要迟到的。
  于是,上班迟到问题在19世纪初突然成了劳资双方互撕的一大热点。老板动辄以迟到为由扣发工人工资,工人则以罢工回应。据说,英国当时90%的罢工事件都与资本家扣发工资有关。
  但是,到了19世纪后半叶,一种“人肉闹钟”——敲窗人——突然解决了这个问题。是的,这些人的职业就是为买不起闹钟的工人提供“叫起”服务,而方法则简单粗暴——直接敲你家窗户。在当时的伦敦,每每在清晨时分,当人们睡得正香的时候,这些敲窗人已经穿戴整齐,拿着细长的竹竿出门了。他们之所以拿着竹竿,是因为他们要用竹竿去敲打别人家的窗户,以便叫醒人们。
  值得一提的是,想干这份工作需要你有锲而不舍的死磕精神,因为这种“人肉闹钟”不提供“再睡五分钟”的贪睡模式,如果用户不起床,敲窗人需要一直敲、一直敲,直到把你吵醒,才能再去敲下一家。而被叫醒者需要在床边示意——以免他家玻璃被使了太大劲的敲窗人敲碎。
  你可能会有疑问,敲窗人叫别人早起,他们自己怎么起床呢?回答更有意思,每个城市会有少数几个“最初敲窗人(first window knocker)”,他们是夜猫子,每天白天睡觉,直到太阳西沉才起床,等到下半夜两三点钟时,他们就会去敲那些同行的窗户,再由这些陆续起床的同行叫醒全城。
  敲窗人这一职业持续时间非常久,直到20世纪四五十年代,这一行业才随着闹钟、电力的普及在欧洲彻底消失。
  敲窗人,这份奇葩的职业为我们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在我们历史的某个阶段,科技进步带来的不平等曾把不同阶级的人分割在两个世界里——一个时间以分计算,另一个则需要想尽办法才能获知时间,所以在当时出版的绅士守则里,“守时”成为修养良好、拥有财富的中产阶级的象征,这个观念,一直持续至今。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