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网

这一轮国学热更扎实

     随着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的火爆,《诗经》《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等在网上书店和实体书店的销量也在攀升,乐坏了出版社。16日,记者从中华书局了解到,一本《论语译注》去年总销量达45万册,创下历史新高。传统经典畅销的背后反映出国学热的新趋势。
  经典畅销度令人惊讶
  中华书局市场部主任李忠良面对《论语译注》(杨伯峻译注)的销量有些吃惊。2006年,该社根据读者需求推出《论语译注》,当年卖出6000册,时至2015年销售15.6万册,而2016年比2015年的销量翻了一番还多。记者调查了解到,国学经典已成书店热门。北京一图书大厦的销售数字显示,《诗经》《山海经》同样在畅销榜上争得不错位次。
  高端的专业国学经典热销,确实令人意外。上海古籍出版社副总编辑田松青三年前开始策划国学典藏系列丛书,“我看到网上有一些读者反映,希望读到古人对经典的注释和评说,读更原汁原味的古籍。”2013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尝试推出了《论语》《诗经》《周易》等首批图书,反响不错。此后逐年加大规模,如今已推出包括《牡丹亭》《桃花扇》《近思录》等在内的60余种。这些过去摆在学者案头的读物,没有今人今译,竟几乎每种书都会重印。田松青透露,在过去,这类学术高端读物顶多印一两千册。
普及类经典已不受宠
  读者对讲解类、普及类的国学读物不再满足,而更愿意只身深入国学经典的腹地“探险”。
  中华书局总编辑顾青遥想起2007年前后,曾出现一轮国学热,于丹、马未都、王立群登上《百家讲坛》,从不同角度、以不同方式讲解传统文化,“但我们发现经典读物销量并未发生变化,反倒是《百家讲坛》之类的书畅销。时隔十年后,情况有了根本变化。”他认为,现在的读者开始真正关注经典,而不是追求张三说什么李四说什么。“这一轮国学热更扎实、深刻,更贴近中华文化的本源。”田松青认为,读者不再愿意一直看被人家解构过的经典,不愿意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了。
  网友们针对《山海经》版本进行的讨论很热闹。一位网友说,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国学典藏版《山海经》尽管是简体横排,但带有全部的古注和郝懿行笺疏,是其他版本所不具备的。面对大家对经典的热闹阅读,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刘石很开心,“这说明传统文化在重新回归,这是好事。”不过他也提醒,所谓原典,永远是少数人在看,古典文学教授把《论语》和《孟子》一字不落全看完的也没几个,“作为普通大众,我并不提倡读原典,对他们而言,读有今人注释的文言文更现实。”
读经典讲究等级次第
  事实上,记者在书店随机进行的采访中也发现,读者对国学经典阅读有浓厚兴趣,但困惑真的是不少。
  在北京图书大厦,读者李安明一直在翻看《周易入门》《易经杂说》,十分投入。好不容易等他抬起头来,抛下一句话,“《周易》是最高明的学问,其他的书算不得什么。”不过,他也坦言,虽说看过不少解读《周易》的读物,但这本书至今对他而言还是“谜”。
  自由撰稿人李天飞热爱古籍,眼见身边读国学经典的同道人多起来,但也遇到不少“奇葩”,不少人要么读成了小文青,要么读成了老古董。“他们喜欢纳兰性德就拼命看,别的一概不看;喜欢《周易》就一头扎进去,别的一律看不起。”
  面对如此种种,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谢琰认为,“读国学经典,不能乱读一气,最好不要一味追热点,要讲究由主到次的顺序。聂石樵先生就跟学生说过,要读正经正史。”他说,作为比较专业的读者,读国学经典要有等级、次第,否则容易走偏。      (路艳霞)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