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网

一半违建是业主自己拆除的

  2017年1月,南山管委会综合执法局协调仲宫街道办事处拆除水库南岸违建农家乐。
     2月17日,南部山区管委会召开三级干部大会。南部山区,一直被称作济南市民的后花园,但花园背后,却面临着极其严重的乱搭乱建问题。2016年8月,南山管委会成立,将拆违摆在了压倒性位置。半年时间,拆除违建430处、48585平方米,且态度坚决,未补偿相关责任人一分钱。
  文/片 本报记者 张阿凤      
拆违半年
没补偿补助一分钱

  “南部山区拆违的一大特点,就是全部实行无偿拆除。市区个别拆违给予一定的材料费、机械费、人工费作为补偿,而南部山区无论强拆还是自拆,都没有一分钱的补助和补偿,也没有任何形式的变通。”17日,南山管委会主任王道忠在三级干部大会上说。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南部山区累计无偿拆除违法建设430处、48585平方米(不包括省道沿线拆除的存量违法建设),其中246处、23658平方米违法建设实现自拆。
  违建治理,在市区往往被叫做“拆违拆临”,但在南部山区,叫做治理“六乱”。因为南部山区情况比市区更为复杂,乱搭乱建、乱摆乱放、乱采乱挖。“个别有钱人、有权人和村里的个别人结合,造成南部山区今天这种局面。”王道忠说。
  据王道忠介绍,自2016年8月3日南部山区管委会挂牌成立以来,一直将治理“六乱”放在压倒性的位置。首先要治理的,就是“两条主线”,即两条省道S103线、S327线沿线,以及三川两库周边,即卧虎山水库、锦绣川水库两处水源地和锦绣川、锦云川、锦阳川三条河流。
  之所以选择这里,南山管委会工作人员坦言,是因为这是人们来到南部山区最先看到的地方。“火烧眉毛顾眼前,百病缠身先洗脸,全面体检看长远。南部山区违建面广量大,怎么拆、先拆哪里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这也是南山管委会选择以省道、景点周边为突破口的原因所在。”
  此外,王道忠还表示,要先拆那些顶风而上、胆大妄为者,尤其是南山管委会成立后又再度加盖的违建责任人,不仅将加盖的拆掉,也会将其原本的违建一并拆掉。
全市15%贫困人口
集中在南部山区

  王道忠介绍,2016年,南部山区农民人均纯收入11200元,而济南市农民人均纯收入为15371元(市农业局数据),人均收入有着4171元的差距。他还透露,截至目前,南部山区还有135个村,2824户、5527名群众没有脱贫。在产业扶贫精准识别工作中,全市15%的贫困人口聚集在南部山区。仍有100个行政村、1.87万户家庭居住在25度坡以上。
  王道忠说,扶贫不是抽象的,而是有着严格的标准和明确的时限。“4171元是什么概念,可以形象、具体地去想一想,4171元能买多少米、面、油,又要卖多少鸡、水果、干果才能赚来?一个人收入就差4千多元,一家人的话,这个家得穷到什么地步?”
  南部山区的贫困比例为何如此大?柳埠镇副镇长张杰民解释了两点原因。“一是农业基础设施薄弱,在柳埠70%-80%的群众收入依赖农业生产,局限于山区条件,农业生产方式又比较落后,几乎全靠肩挑人抬。二是交通条件差,不少村路窄坡陡,至今不能通公交、中巴。”
  为此,成立半年来,南山管委会逐步加大帮扶力度。2016年实施产业扶贫项目135个,通过产业带动、资金支持和政策叠加,南部山区有105个村、2610户、5915人实现脱贫。投资2900万元,在88个村实施安全饮水工程,打深水机井43眼,改造自来水管网605公里;投资2400万元,建设乡村道路32条、54.3公里;投资930万元,对374户贫困户进行危房改造;投资616万元,建设幸福院19个、8460平方米;投资3765万元,对29处中小学及幼儿园实施提升改造。
  但王道忠还介绍,南部山区工作任务仍然十分艰巨。目前,南部山区有38处破损山体尚未修复,4万多亩荒山需要绿化,124平方公里水土流失面积需要治理,61处地质灾害点、28座水库无人看管。“绿水是财富,青山是靠山,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