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网

一个男人的海洋

   □许晨
  好奇与冒险本来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品性,是人类进步的优良基因,我不过是遵从了这种本性的召唤,回归真实的自我……
            ——郭川

  郭川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又是怎样成为一名职业帆船赛手的?   
  郭川不像欧美国家的运动员那样,从小就在海水里扑腾、迎着浪喝着风长大,而是半路出家,一步步从业余爱好,走上职业航海生涯的。算起来,他真正从事这项运动时,早已过了而立,接近不惑之年了……
  是的,36岁之前的郭川,与当下的大部分人一样,上学,读书,工作。只不过从小特殊的家庭经历,养成了他“敏于行而讷于言”、思维独立爱冒险的性格。郭川原籍青岛,生于1965年,上有姐姐下有妹妹。爸爸妈妈早年在西南地质勘察队工作,条件艰苦,只好常把几个孩子放在老人身边。
  小小年纪,远离父母之爱,或许是一个人童年的不幸,但从另一个角度上看,缺少管束的日子,加之隔辈老人的疼爱,也会给男孩子的天性发展以更大的空间。小郭川从记事起就爱满世界跑,爬树上房掏鸟蛋,下海玩水摸蛤蜊。快上小学了,父母把他接到了身边读书。地质勘察队不是固定在一个地方,哪里有矿苗就到哪里去,家属孩子跟着,几乎成了以大篷车为家的“吉普赛人”。或许从那时候起,郭川幼小的心灵里就有了“流动”的意识。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电影放映队到各个乡镇去放露天电影。当时有一部片子叫《海霞》,讲述了南海女民兵守海岛的故事。可能是从电影里看到了久别的大海,又是当时少有的彩色影片,郭川看了还想看。有一天放学后,听说几十里外的村子要放映,他便带着戴健、唐矿田几个小伙伴连家也没回,背着书包徒步追着看去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辰,还没见他们的踪影,家长找到学校才发现早已放学,问谁都不知道上哪儿去了,便满世界地寻找:“小川哟,郭川!你在哪里啊?快回来吧!”“小健子、小健,回家吃饭了……”天完全黑了下来,仍然毫无消息,几位孩子父母只得报告了勘探队领导。
  “孩子丢了,这还了得?找,赶快找!”
  队长一声令下,兵分几路,派出了汽车到周边乡镇去找孩子。一直忙活到半夜,终于在一条村路上找到了。几个小学生累得满头大汗,还没走到放电影的村庄呢!不用说,领头的小郭川屁股上挨了爸爸几巴掌。
  两年后,郭川被送回家乡,进入了青岛第一中学学习。也许是接受了小学的教训,他变得腼腆起来,加之个子不高身子骨也不壮,说话文文静静,跟个女孩似的,在班上很不起眼。唯独天资聪颖,他的学习成绩很好,稳定在班级里的前三名。家乡濒临黄海,蓝色的波涛一望无际,少年郭川常常站在大海边,久久地凝望,飞舞的海鸥、飘荡的帆船、苍翠的小岛,令他心醉神迷。几十年后,郭川曾经老实地讲:“那时并没有将来航海的想法,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帆船比赛,只是出于好奇、看不透,看不透就越想看……”
  这样的中学生,典型的求知欲旺盛的“理工男”,高考一定不在话下。果然,郭川一路考到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又在那里读到了硕士。不过在同学们眼里,他从来不是那种光知道埋头用功“死读书”的学生,而是一个兴趣广泛天性好动的人。
  顺利拿到了北航飞行器控制专业硕士学位,郭川又考取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攻读MBA,毕业后被航天部某公司引进,一路顺风,几年便做到了副司级的部门经理。如果沿着这条现成的大路走下去,他的人生履历便会如期写上“某某公司总经理、首席执行官”之类的头衔。可是,他那“不安分儿”的细胞一直在活跃着。正如后来他自述道:
  “突然有一天,这种单调的生活让我厌倦,我开始拼命拓展生命的外延,因此我去学开滑翔机、学习潜水、学习滑雪……用一切可能的方式挑战自我的极限,用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力和与‘年龄不符’的热情疯狂填充自己生命中的空白。”
  他骨子里有一颗自由的灵魂,甚至用诗一样的语言,形容那种离开固有的束缚和羁绊,奔向自己喜爱的广阔天地的心情:“从空中飞下来,沐浴着夕阳温暖的光线,像自由的鸟儿一样,在秋天金黄的树梢之上飞来飞去,你想想那有多美!我被这种纯粹自然的美所吸引,常常在空中流连忘返……”
  从此郭川的人生之旅拐了一个弯。2001年,他不顾器重他、关心他的领导们一再挽留,不顾父母亲朋、好友同事不理解的诧异目光,放弃了一套即将分配到手的住房,毅然决然办理了辞职手续,奔向广阔的梦想天地。
  对于这个举动,有不少人是不理解不赞同的:“郭川,你疯了吗?公职、房子都不要了?去玩什么户外探险?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他没有向其他人一样,辞了职或到国外留学、或去下海经商,而是痛痛快快地去追逐早年的梦想。郭川有计划地去练习滑雪、驾滑翔伞、下潜海底等等,从事各种各样的户外运动、极限挑战。这些既磨炼了身体意志,又掌握了面对艰苦环境的知识技能。当然如同宿命一样,少年时的海边眺望有了答案,最终他迷上了帆船航海。
  那是在2001年,郭川有想了解航海的兴趣,得知在国家体委任中国帆船帆板领队的曲春,是青岛老乡也是行家,便去向他请教。曲春比他大两岁,从小爱好水上运动,一路沿着市队省队专业队员的道路走上来,上世纪九十年代调到北京工作。曲春看到这位老乡十分真诚,便详尽为郭川介绍了有关知识,最后说:“烟台要举办一次全国帆板锦标赛,你想去看看吗?”
  “想,当然想去了。”郭川兴致勃勃。
  在曲领队的介绍下,郭川来到距家乡青岛不远的烟台,观看全国帆板赛事,与同时进行的帆船表演。利用比赛间隙,郭川上船体验了一把,这是他第一次摸到了帆船,第一次站上去有了在海面飘飞的感觉,迎风踏浪,驰骋海天,一下子便着魔似的爱上了它。仿佛苦苦寻找了多年的雪莲花,突然盛开在灿烂的阳光下,他张开双臂敞开胸怀去拥抱。
  事后,郭川感慨地对朋友说:“我玩了很多体育项目,都觉得不太过瘾。这次到了帆船上,我突然发现航海就是我的梦想,就是我这辈子的生命,以前玩的那些东西,跟航海比起来都无足轻重了!”说这话时,他的两眼炯炯发光。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一直蛰伏在他心底的崇尚自由、追求极致的放飞意识找到了喷发点,不可遏止地怒放了!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