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网

荼 

   □段梅
  荼 有一种沉恹的靡丽的气息——不仅是说它的花朵,还有它的读音……“开到荼 花事了”,院子里的荼 开了,春天也就将尽了。
  “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 外烟丝醉软”——这是《游园惊梦》里杜丽娘的唱词,晚春的花园像一面陆离的镜子,让杜丽娘照见了自己美丽的身影,感受到人生中第一次的惊悸和眩晕……还有元人的曲子:“梦回昼长帘半卷,门掩荼 院”——午后闲庭的寂静里,有人的身影、寂寞和遐思。
  荼 花色白而香气馥郁,尤其是它的芳香,惹得诗人们一再称引:“长忆故山寒食夜,野荼 发暗香来”(苏轼);“福州正月把离杯,已见荼 压架开”(陆游);“白玉梢头千点韵……放上松梢分外佳”(杨万里);“一点芳心无托处,荼 架上月迟迟,惆怅有谁知”(张先)。连女诗人朱淑真也称赞它:白玉体轻蟾魄莹。最特别的要算是黄庭坚的两句诗:“露湿何郎试汤饼,日烘荀令炷炉香”,以史籍中两位有名的美男子比喻其洁白和芬芳,殊为少见。
  “半池红菡萏,一架白荼 ”,这是旧时的一副对联,真是美丽如画。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