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网

求新求异,新媒体上花样真多

     “滴滴滴滴……”伸手关闭这个定在早晨6:15响起的手机闹钟,手机屏幕上便显示出一行提示语“你的早起时间击败了全国93%的人”。关掉闹钟后不能停留,一鼓作气爬出被窝,按下电脑开机键,趁着电脑开机这段时间洗漱完毕,坐在电脑前打开齐鲁壹点后台,开始一天的编辑、发稿工作。这一连串动作,就是作为齐鲁壹点的新媒体“小编”的我的早起日常。
  本报记者 黄翔

小编绝不只是会
复制+粘贴

  我是一名90后新闻”新兵蛋子”。在2015年齐鲁壹点新版本刚上线时来到这个部门,在晚报的传媒“老炮儿”们的带领下开始从事新媒体。工作后领导给我的第一条训诫,就是要摒弃旧思维模式。
  第一步就是转文风。每天早起的第一个工作内容就是将当天《齐鲁晚报》的内容发布到壹点上,当然,这不只是简单Ctrl C+Ctrl V(复制+粘贴),我们要把报纸的标题,改编成更适于互联网传播的标题,并且力求浓缩在20至24字之间,不能多也不宜少,别小看这个活,有时你需要改来改去十几遍。
  跟所有媒体新人一样,刚入行那会儿我常会思考一个“终极”问题——“新媒体会取代报纸吗?”其实与其说“取代”,不如说是“融合”。  2017年春节期间,客户端齐鲁壹点正常更新,我们喊出的口号是“停纸不停报”,报纸虽然暂停了,但新闻我们还会一直播报,在节假日这种新闻淡季创造了同行少有的业绩。
  点击量我们最关心的指标之一,你知道2017年壹点上最高的点击量有多少吗?11692677次!按照山东1亿常住人口来算,这就意味着全山东有超过十分之一的人都在看这稿子。
转思维改文风
为用户“私人定制”

  需要转变报纸思维的地方,除了文风,还有就是在新闻策划上。新媒体上的内容讲求细分,也就是说比起“老少咸宜”的大众资讯,直达用户兴趣点的内容更受欢迎。
  这里要介绍一下,壹点2017年新开设的一个视频栏目叫《济南街访》,每期制定一个有趣的话题,两位小编带着摄像机和话筒到济南街头“扫街”式采访,经常会发现一些语出惊人的“民间高手”。比如最近一起“最难懂的方言”,采访了一位在济南上大学的黑人小哥,本以为会听到一口“国际腔”普通话,可没想到人家的发音竟然出奇纯正,而且他正在学济南话,“老师儿”、“蹦木根儿”这些济南方言都说得像模像样,我作为同样从外地来济南的人,不得不表示佩服。
  经常听到报纸编辑部的记者前辈们说:“这帮新媒体的小孩就是会玩”。确实,除了视频,我们还做过VR、无人机航拍、直播等等等等新“玩法”。如今新媒体上内容的呈现形式变得更加多种多样了,在做权威资讯的同时,我们确实也在以一种“玩”的姿态来尝试新技术、新手段,来做出更生动更有趣的内容,让《齐鲁晚报》融入到追求新潮的年轻人中去。
“网红”更是需要
到读者中去

  “做记者最大的快乐是什么?最不快乐的事又是什么?”这是2017年11月8日记者节的记者、小编与读者用户在线互动会上,壹点用户“在路上”所提的一个问题。这个记者节与以往的不同,记者与编辑从一个默默写稿的“幕后工作者”,成了被读者熟知与用户互动的“网红”。
  最早,壹点开设了一个互动型栏目叫《神评论》,每天一期,选取十条当天壹粉们在新闻评论区里发表的最幽默、最有意思的点评,在当晚整合成一篇神评论榜单,并给上榜的壹粉奖励话费。这个栏目一直坚持至今,由此而积聚的粉丝越来越多,他们也成了壹点最忠实最活跃的一批“铁粉”。直到后来增设了“情报站”、“圈子”等功能,壹粉的群体越来越庞大。
  到读者中去,成了“网红”也不例外,在“智慧社区”推广的过程中,记者就意外发现了领秀城社区南部的一座渣土山,雨天黄土顺水流下,汇成一条泥浆流,极大的影响了居民出行,于是壹点上不断报道跟进,最终促成了相关部门对渣土山的处理,并且开始全市范围内的渣土山排查。
  新的一年,不忘初心,我将以全新的姿态面对世界,接纳学习新鲜事物,“玩”出更多新花样!祝愿读者朋友新年心想事成,都为自己打CALL!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