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网

防火 防盗  防花花

     □孙道荣

  我们家有句安全笺言,叫防火防盗防花花。
  花花是一条狗,一条大狗。
  有了花花之后,防火防盗的事情,基本上就交给它了。凡有风吹草动,花花就狂吠不止,声如洪钟,亦如猛兽,小偷和敲门推销的,从此绝迹。花花为我们解决了许多后顾之忧,但也不是从此高枕无忧了,因为反过来我们又得提防花花了。
  像所有的狗一样,花花在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地经历了磨牙阶段。这是一段难熬的日子,我们家所有它够得着且能咬的东西,都被它一一咬遍。而它最喜欢的,是咬鞋,一不留神,刚脱下来的鞋就被它叼走,窝在某个角落,又撕,又扑,又咬,又拽,又啃,直到好端端的一只鞋,被咬得面目全非。而花花的最爱,则是妻子的高跟鞋,一只只亭亭玉立的鞋跟,既硬又细且长,宛如一根恰到好处的磨牙棒,含在口中,啃咬自若,其乐融融。可把妻子心疼坏了,气恼极了。
  所幸磨牙期很快过去了,但花花落下了磨牙综合征,有什么诉求的时候,花花就会叼着你的鞋,来到你面前。比如它认为到了该出门溜达的时候,又比如它还想再额外溜达一次的时候,一旦愿望没有达成,你的鞋恐怕就要遭殃了,只是这回它磨的不是牙,而是糟糕的心情。为此,一回到家,我们不得不把鞋都锁进鞋柜里,以免遭花花的要挟。
  每次我们吃饭的时候,花花都会坐在桌边,昂着脑袋,眼睛一刻不眨地盯着餐桌。它还是懂些规矩的,知道盘子里的东西,都不是它的,但是,我们放在餐桌边啃过的骨头,就是例外了。即使是坐着,花花的嘴巴也可以轻易地抵近桌沿,你稍不留意,它就会脑袋一歪,长长的舌头飞快地轻轻一卷,餐桌边的一根骨头,就被它收入囊中了。花花长大之后,我们家就基本上天天喝骨头汤了,为的是赶紧把汤喝完了,好将骨头留给花花,而且,我们一家人从此都养成了一个小毛病,骨头上的肉再也啃不干净了,尤其是儿子。但一条狗,自己从餐桌上就直接把一根根骨头给摸走了,总让人觉得不妥,不雅。每当此时,妻子都会冲花花举起手,做出打头的样子,可是,落下去的却不是巴掌,而变成了抚摩。
  久而久之,花花一点也不害怕挨打,不害怕的根源不是它有多勇敢,而是压根就没怎么挨过我们的打。现在,它躺在地板上,你冲它举拳头,它不躲不避;你朝它扬巴掌,它纹丝不动;哪怕你抬起脚,做出狠狠踹它的样子,它也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它似乎完全不明白,这是要挨揍。忽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篇文章,说是你在一只狗面前做出弯腰捡石子的动作时,就一定要真的捡起一块石子砸过去,否则,下次你再做出捡石子的动作时,狗不但不会害怕,还以为你又狐假虎威,因而会猛冲过来。一条没有挨打记忆的狗,是不会理解你动手的含义的。花花就是这样。
  花花是好客的,每次我们带客人回家,它都会围着客人摇头摆尾,极尽媚态。但这仅限于和我们同时进屋。如果你是自己敲门进来的,可就要小心了,花花必以一条忠诚卫士的形象,警惕地盯着你,并发出极具威慑力的低吼。因而,每次邀朋友来家聚会,胆小的朋友都会小心翼翼地追问一句,花花知道吗?连朋友们都提防着它了。
  偶尔我们全家同时外出,可怜的花花就不得不到犬舍寄养几天。等我们回来,开车去犬舍接它回家时,我们会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被花花舔一身的口水。花花会委屈而兴奋地发出呜呜的叫声,如果翻译过来,一定是“我想死你们啦”。事实上,我们也想死它啦。
  但此后必有几天,花花再不肯上我们的车,它是提防着我们又把它送到哪个犬舍吧。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