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齐鲁晚报数字报刊 sjb.qlwb.com.cn
齐鲁晚报网

故事

   □辛嘉仪
  故事由夏天开始。
  夏天像一个盛满橙子味冰沙的绿色气球。一切都闪着金光的绿,阳光撒在每一片叶子上,在空气中扩散。自己开始乐于接受夏天了,在这样的天气中被迫敞开自己,像冰镇汽水的泡泡急不可耐地涌出。可在这金灿灿的味道中的人却抹上了冬季的色彩。
  灰色的怅然若失的感觉来自总是忽地喜欢上某种东西,不久便觉得无趣了。这种欢喜在芜杂的一切中无法轻而易举地遇见,又难轻而易举地创造出来,所以更显无趣。
  灰色的无可奈何的感觉来自于旧友相聚,分携似昨日,我们含笑抚手,却不敌如萍漂泊。偶然相聚还离索,樽前笑休辞却,须信不负平生约。
  在令人窒息的炎热中和灰色中突然瞥见了海子为什么会在二十五岁那个年龄选择放弃生命。他看破了,看淡了,失望了,放弃了。我们无理由去评判他人的抉择,我们都会懦弱都会害怕痛苦。对生病时发烧头晕目眩的感觉害怕;对跑步时肌肉的酸痛害怕;对潜水时感受不到空气的窒息害怕。人们在细微处寻找与自己相同的情感,像拼对了相同的俄罗斯方块,像击碎了内心用玻璃包裹着的秘密,那些暗沉或鲜红的记忆,一开始同流水一般一滴两滴试探着,后来细微的裂缝变成洞口,洪水倾覆而下,迅速溢满整个身体。在此之间也越来越想念过去的自己,天马行空异想天开,脑子里有数不尽的灵光。常人如此更何况细腻的诗人。
  总归都是忧愁与惧怕。
  红影湿幽窗,瘦尽春光。雨余花外却斜阳。谁见薄衫低髻子,抱膝思量。莫道不凄凉,早近持觞。暗思何事断人肠。
  他人言:“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我却信“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故事的最后,在夏天里,讨厌英语的人出国留学,热爱国学的人学习金融,不愿远行的人去了西北东南,志在四方的人留在了省内,亲昵的情侣异地而恋。爱好止步爱好,愿望止步愿望,美好的憧憬晒干在烈日下,再也爬不上现实的岸。我们啊,都成了体面的懦夫。
  这恼人的蝉鸣仿佛在嘲笑着什么。
  还好,其中我最后仍能明白的事情是:去做一个平凡不平庸的人,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一身正气荡然自由。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