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网

郭柯: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

     对于捐赠一事,《二十二》导演郭柯表示,“捐赠就是一个正常履行承诺的事,就是做一件普通的事情。”郭柯称,电影收入结算的时间比较长,自己一直不知道能拿多少钱,当突然来了这么多钱,觉得就得思考这个事情。“掉这么多钱在身上,应该怎么办?生活嘛,每天都在挣钱,够吃够喝就行了,我不需要这么多钱,既然在帮这些老人,那当然要捐出来。”
  在接受《中国电影报道》采访时,郭柯详细说明了他对捐款的一些想法。郭柯说,其实春节的时候,团队就已经给了老人们一部分钱,已经足够她们一年的生活费,能改善她们的生活现状。“影片中出现的22位幸存老人到目前为止仅有6位还在世,她们如果身体上有什么状况,也能好好去看病。其实说实话,这些钱捐出去,实际上没帮太多。老人年纪也那么大了,你给她10万块钱,能怎么用?我们就是觉得通过这个事,能让大家都去关注这个群体,能改变她们的现状,能让老人们和她们的家属觉得社会上有那么多人在关注,在关心,这就够了。”
  因为上海师范大学苏智良教授是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专家,做慰安妇研究已有20多年时间,得到他很多帮助的郭柯决定将影片的收入捐给上海师范大学。“每一年我去看老人,都是苏教授他们去募集资金,并且把资金给老人们带过去,所以我觉得苏教授他们做这个也很难,于是跟大家商议决定把捐款捐给学校,专门成立一个慰安妇专项基金,用于老人们的生活和医疗,捐赠的钱也让他们统一调派和管理。”
  对于做导演的职责,郭柯表示,对于青年导演来说,真的不要总想我要赚多少钱,我要拿多少票房,就是简简单单拍好一个片子就行了,单纯一点面对电影,就会好一点。“其实只要大家都有着这样一颗心,只要心是正确的,不管从什么角度,都是没问题的。我相信一代会比一代更好,等90后再长大一点,他们对待历史会有全新的视角,会更冷静更客观。”郭柯说,电影是集体的智慧,不是单靠一个导演的执导,他希望电影的力量能给大众带来更多可能性,除了娱乐之外,它还能在某个领域做一些推动,跟社会有一个连接。“譬如大家在看这部电影时,知道我们在帮助这个群体,那么他们以后对这个群体的关注也会更多一些,我真心地希望电影的力量能够越来越大。”接下来,郭柯将启动他“临终关怀”题材影片的拍摄。                      (影报)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