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里连发“屠村”血案
三个月两起,种族仇杀背后还有恐怖组织作乱
2019年06月12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多贡族村庄遭“屠村”后的景象。
     手持砍刀,冲入自己同胞的村庄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这样的故事似乎只应发生在远古时代或中世纪,然而,最近一段时间,类似骇人听闻的恐怖事件却在西部非洲国家马里一再上演。马里官员10日说,该国中部的一座多贡族村庄前一天夜间遭“屠村”,至少95人死亡。这已经是马里三个月来第二起恶性种族屠杀事件。究竟是什么因素使得马里陷入了这场种族仇杀的噩梦中呢?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王昱

对三月屠杀的报复?
  当地时间10日,马里中部邦卡斯市市长穆拉耶·金多告诉路透社记者,“一伙富拉尼族人”9日天黑后偷袭一座多贡族村庄。另一名地方官员斯利亚姆·卡努特说,那伙人“显然是富拉尼族”,持有武器,“向村民开枪,烧了村子”,死亡人数可能继续增加。
  截至10日,没有任何富拉尼族团体宣称制造了这起袭击事件。
  本次案件,让人想起不久前另一场发生在该国的“屠村”案。今年3月23日凌晨,一座富拉尼族村庄遭到疑似多贡族人袭击,超过130人遇害,包括妇女和儿童。
  如此残暴的行径在21世纪实在是不合时宜,而更令马里当局和国际社会尴尬的是,就在上次袭击发生之际,一个联合国安理会特派团正在访问马里,与总统凯塔商讨如何减少马里国内持续不断的暴力冲突。面对如此无情的打脸,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赶紧在3月24日发表声明,敦促马里当局抓捕凶手。马里政府随后解除武装部队总参谋长等多名军方高级领导人的职务,解散一支多贡族民兵武装。
  然而,上述补救措施并没有消除两个种族的彼此仇恨,此次“屠村”也许正是富拉尼族人对3月屠杀的回应。
农牧民之间世仇难解
  事实上,眼下发生在马里的种族仇杀,不仅屠杀手法听起来十分中世纪,连起因也十分“复古”:仇杀源于这个国家从事农耕的多贡族、班巴拉族与从事游牧的富拉尼族之间长期的矛盾。
  从地理上看,马里属于典型的“萨赫勒”国家,所谓萨赫勒是撒哈拉沙漠南缘的一条狭长地带,这里年降水量在200mm至600mm之间,是自北向南逐渐由沙漠过渡到稀疏草原的地带,由于降水量不稳定,游牧民与农民之间对土地的争夺本就十分严重。
  而现实中的马里不仅农业生产水平十分落后,可耕地面积也异常狭小,只有2%的国土可用作耕地,却聚集着80%的劳动力。多年来,围绕水源和土地的“生存竞争”频频引发部族仇杀。
  历史上,马里所在的萨赫勒地区曾是北非的中心。16世纪前,加纳帝国、马里帝国和桑海帝国已相继在这里建立文明和秩序,马里北部城市廷巴克图一度是非洲的文化中心。
  1880年,法国势力进入马里,并建立法属苏丹。法属殖民地的历史对今天马里的乱局影响至深,因为马里现今犬牙交错的版图,当初并不是为一个稳定国家设计的,而仅仅是英法等列强在谈判桌上妥协的产物。这也导致了马里的民族成分异常复杂:马里人口近2000万,最大的民族班巴拉人仅占三分之一,即使加上其他几个同属古代马里王国后裔的曼德语系民族,也才勉强过半,且主要分布在南部,经济上以农业为主。
  马里北部以从事游牧或半游牧的富拉尼人和图阿雷格人为主,而这两支民族在临近的其他几个国家亦有分布,从而导致了这些民族对马里的国家认同度极低。尤其是富拉尼人,虽然身为撒哈拉地区人口最多的游牧民族,却没有自己的国家,在这种尴尬的情形下,极端宗教意识形态自然就成了该民族一些人无奈之下的选择。
未来马里乱上加乱
  近年来,受极端主义思想渗透、极端分子挑拨的影响,部族冲突在这一内陆国家加剧。2013年春,为了帮助马里政府扑灭北部极端宗教组织发动的叛乱,尚在经济危机中挣扎的前宗主国法国自掏腰包,对马里发起“薮猫行动”,试图通过迅猛、有力的打击,“定点清除”极端宗教组织的头目,以最经济的方式重新恢复马里的稳定。
  经过数月行动,法国军队利用技术和战术优势发起迅雷般的攻击,达成了该目的,打得宗教极端势力分崩离析,马里政府军也顺势收复许多城镇。但该行动事后被证明治标不治本,法军和马里政府军撤退后,极端宗教组织重新聚集,由于失去了统一的领导,这些组织分散出击,导致法军和马里政府军的打击难度更大。
  这些重新聚合的极端组织也并非乌合之众。稍早前,法国《解放报》曾公布马里“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的一份内部文件,该文件显示:这个组织不仅组织严密,还有建立国家的路线图,甚至勾勒出建立未来政府的具体架构。
  而与之相比,马里政府由于常年战乱和种族分裂,行政效率极其低下。
  有分析认为,眼下想要恢复马里的平静,法国不仅要亲自上阵肃清恐怖势力,还要扶植合法的民选政权。然而,眼下的法国自身财政尚且捉襟见肘,当前的国际环境更不允许长期在前殖民地国家大规模驻军。
  当前,马里已沦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按照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的统计,在全球169个国家综合发展排名中,马里位列第160位。而马里妇女2017年生育率高居全世界第三,未来人口压力和对资源的争夺势必愈演愈烈。眼下,马里的治安主要靠一支2000多人的法国外籍军团“压阵”,一旦这支军队撤出马里,就是这个国家重新陷入战乱之时。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