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招”的奥布莱恩
2020年08月01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白宫7月27日证实,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症状较轻,已自我隔离,远程办公。奥布莱恩成为迄今已知确诊感染新冠的白宫最高级别官员。奥布莱恩“中招”不仅是个人问题,更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作为特朗普任内第四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与其前任博尔顿的行事风格截然相反,也不同于早前军方背景深厚的弗林和麦克马斯特,他上位的背后,是特朗普用人、政府内部权斗和对外政策的微妙变化。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赵恩霆

混迹政界的律所合伙人
  因为感染新冠,现年54岁的奥布莱恩再次引发全球关注。美国大选一天天临近的同时,新冠病毒似乎也在一步步逼近白宫西翼椭圆形办公室的主人——特朗普,他还安全吗?
  仅凭这一个问题,奥布莱恩感染新冠就不只是他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十分严肃和严峻的国家安全问题。根据白宫的说法,虽然奥布莱恩是不折不扣的总统近臣,但他与特朗普近期最后一次近距离接触是在7月10日赴佛罗里达州迈阿密视察美国南方司令部。
  但美国广播公司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爆料称,奥布莱恩最后一次出现在白宫办公室是在7月23日,然后在当天“突然离开”。而且,奥布莱恩的办公室同样位于白宫西翼,隔壁就是副总统彭斯的办公室,与特朗普的椭圆形办公室也相距不远。
  有报道称,奥布莱恩可能是因为女儿感染新冠而被传染。更令人担忧的是,很多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是在媒体报道后才知道顶头上司感染新冠。白宫并未提及奥布莱恩是何时确诊的,只说特朗普和彭斯都没有风险。7月中旬,奥布莱恩还曾访问欧洲,会晤英法德意等国官员。
  跟着特朗普的节奏为疫情“甩锅”的奥布莱恩,或许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中招”,正如他一年前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进入白宫核心决策圈,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也称国家安全顾问)这一要职。
  一年前,坐在这个位置上的还是博尔顿,奥布莱恩则是美国国务院负责人质事务的总统特使——去年才明确为大使级。2018年5月开始,奥布莱恩开始负责解救被别国关押的美国公民。
  在那之前,奥布莱恩的经历可谓丰富。出生于美国加州洛杉矶的他,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拿到文学学士学位,又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后来与人合伙成立拉尔森-奥布莱恩诉讼公司,接手复杂的商业和国际诉讼。
  在政治生涯早期,奥布莱恩曾在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个委员会担任高级法律官员,处理伊拉克和海湾战争遗留事务。2005年,被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任命为第60届联合国大会的美国副代表,彼时博尔顿正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二人曾一起共事过。
  奥布莱恩作为美国官员在联合国工作期间,他的顶头上司是时任美国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美国史上第二位女国务卿、第二位非洲裔国务卿。获小布什任命的奥布莱恩,自2008年开始在美国国务院下属的文物交易咨询委员会任职,继续接受赖斯领导。有趣的是,赖斯改任国务卿之前曾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是美国史上担任该职务的首位女性和第二位非洲裔美国人。
  民主党人奥巴马上台后,奥布莱恩继续留任至2011年,但领导换成了时任国务卿希拉里。此外,奥布莱恩还在小布什和奥巴马时期担任过美国国务院阿富汗司法改革公私合作事务委员会的联合主席。
  2012年大选期间,奥布莱恩担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的外交政策顾问。2016年大选期间,奥布莱恩重操旧业,担任共和党竞选人、威斯康辛州州长斯科特·沃克的外交政策和国安事务顾问。虽然那两次服务的老板都竞选失利,但奥布莱恩成功引起了特朗普的注意。他上台后,一度考虑让奥布莱恩担任美国海军部长。
  担任人质事务特使后,奥布莱恩的工作令特朗普赞不绝口,他促成土耳其释放被关押两年的美籍牧师布伦森,成功解救在也门遭绑架的石油公司工程师博奇。奥布莱恩还曾亲赴瑞典旁听美国说唱歌手迈尔斯的审判,后者在当地因斗殴被捕,一度惊动特朗普为其说情,最终在奥布莱恩介入之下,瑞典法院判定迈尔斯有罪但免予刑事处罚。
  两份名单唯一重合的人
  在特朗普看来,奥布莱恩作为人质事务总统特使出色地完成了工作。去年9月18日,特朗普任命奥布莱恩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时,称赞他的工作让美国没有在“捞人”这事上花一分钱。
  奥布莱恩也是个聪明人,他曾表示,“没有总统的支持,就不会有被扣押美国人获释这种情况发生”,“总统在将美国人带回家这方面取得了无与伦比的成功……”难怪有美国官员透露,特朗普曾说奥布莱恩“看起来像个当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人”。
  去年9月10日,特朗普突然解除博尔顿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职务。第二天,特朗普就列出了博尔顿的三大错误:在美朝无核化对话问题上出了馊主意,应对委内瑞拉政治危机时太不靠谱,无法与其他高级官员友好相处。
  博尔顿堪称“鹰派中的鹰派”,在美朝开始无核化对话后,他曾提出“利比亚模式”解决朝核问题,激怒朝鲜。还有媒体爆料,美朝领导人河内会晤之所以破裂,是因为特朗普听了博尔顿的建议,给金正恩拿出一份清单,列出朝鲜应该把哪些核武器和材料运到美国,结果又激怒了朝鲜。
  在委内瑞拉问题上,博尔顿也力主极限施压迫使委内瑞拉发生政权更迭,但现实恰恰相反。特朗普还差点因为博尔顿的建议而空袭伊朗。而且,强势的博尔顿常与同僚发生争执,与国务卿蓬佩奥争夺对外交和安全事务的主导权和影响力。当博尔顿被解雇后,蓬佩奥在记者会上都笑了出来。
  特朗普任内已有四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其中博尔顿任职时间最长,自2018年4月9日至2019年9月10日共计1年零5个月,就算奥布莱恩任职到明年1月20日特朗普任期结束,也不过1年零4个月。
  特朗普的首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是退役中将弗林,任职不足一个月便因“通俄”调查而辞职。第二位是现役中将麦克马斯特,据称这位将军习惯对政治“素人”特朗普说教,令特朗普很不舒服,最终麦克马斯特任职一年多后去职。
  与博尔顿相比,奥布莱恩行事更低调、为人更谦和,这有利于管理团队和与同僚合作。与弗林和麦克马斯特这两位将军相比,奥布莱恩只是美国陆军预备役少校。看似温和的奥布莱恩,其实也是个“鹰派”。他2016年出版的《当美国沉睡时:在危机中让美国重新领导世界》一书中,提倡里根时期“以实力求和平”战略,对奥巴马外交持批评态度。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评价这本书是尼克松所著《真实的战争》的“2016年版”,认为美国强大才能带来世界和平,而美国强大离不开盟友支持。虽然这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有些冲突,但奥布莱恩在反对伊核协议、批评联合国、扩大海军舰船规模等立场上却跟特朗普合拍。
  解雇博尔顿后,特朗普曾给出两份五人候选名单,第一份人选清一色来自国务院系统,第二份人员构成更为复杂,奥布莱恩是这两份名单中唯一重合的人选。他的上位,意味着蓬佩奥的胜利——前下属出任被某种程度上弱化了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大学同学埃斯珀在担任国防部长,蓬佩奥在白宫外交和安全事务决策中的地位更加巩固,近一年来他在国际舞台上蹿下跳代表美国发声也印证了这一点。
  奥布莱恩上任后,立即按总统命令精简国安委,敦促北约盟国增加军费开支,警告土耳其购买俄制S-400将遭制裁,对朝释放信号恢复美朝工作层面接触……他还计划今年5月代表特朗普访俄出席红场阅兵,但因疫情未能成行。
  如今,帮特朗普为疫情“甩锅”的奥布莱恩也没躲过新冠病毒,7月28日他接到总统来电,特朗普在电话中祝他“一切都好”。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