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美博弈:形式上谈谈与实际上竞赛
2020年08月01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赵恩霆
  7月26日,俄罗斯国防部发布公告,对外介绍两款新型武器的研制进度。其中,“锆石”高超音速导弹已在护卫舰上试射成功,射程、准确性和速度都令人满意;俄海军正在测试首艘可搭载“波塞冬”无人潜航器的核潜艇,正在培训操作无人潜航器的军人。
  这意味着“锆石”高超音速导弹的测试工作已近尾声,同时“波塞冬”无人潜航器正式列装的日子也不远了。
  “锆石”曾出现在普京去年的国情咨文演说中,这款导弹飞行速度可达9马赫,射程超1000公里,将主要由护卫舰和攻击型核潜艇搭载发射,既可以打击包括航母在内的水面舰艇,也可以攻击地面目标。“波塞冬”直径近2米,长约24米,作战距离达1万公里,下潜深度1000米,巡航速度30节,最大航速110节,可搭载百万吨级当量的核弹头,可对海军基地、重要港口、沿海城市和航母战斗群等目标实施打击。
  这两款装备只是近年来俄军新型武器研发的一个缩影,“匕首”高超音速导弹、“海燕”核动力巡航导弹、“萨尔马特”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等,都是俄罗斯在应对大国竞争时手握的利器。
  俄方高调发布新武器研制进度之际,正值俄美领导人通话和两国军控谈判密集开展之时。7月23日,普京与特朗普通电话,讨论了战略稳定、军控等问题。双方确认迫切需要就包括《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内的相关问题举行磋商,强调需要共同努力维护地区稳定与全球核不扩散机制。
  早在一个月前的6月22日,美国政府军控问题特别代表比林斯利与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就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了首次《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期等问题的谈判。此次俄美领导人通话次日,美国国务院又发布消息,美俄太空安全问题谈判、核军备问题谈判7月底在维也纳先后举行,其中双方太空安全问题谈判时2013年以来首次举行。
  然而,俄美就这些问题的谈判和磋商进展并不顺利。6月那次《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谈判谈了将近10个小时,俄方愿意无条件延长条约,美国更倾向于达成一份纳入限制新型武器和战术核武器的新协议。俄方表示,“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和“先锋”高超音速导弹均受条约约束,美方依然无动于衷。
  鉴于此,《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2021年2月到期作废或是大概率事件。真若如此,美俄军控体系将彻底崩塌,此前另两大支柱《反导条约》《中导条约》已经作废。实际上,俄方已多次表明,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失效作好了准备。
  7月27日,美俄代表在维也纳就太空安全问题谈了13个小时,美方希望制定一个基于自愿的太空行为准则,以及相应的太空信息交流渠道;俄方则希望制定一套限制太空武器的条约,禁止参与国在太空部署任何类型的武器。
  美方指责俄罗斯7月中旬进行过一次天基反卫星武器的非破坏性测试,称此举有意将太空转变成新战场。但反过来,美国政府近年来也通过成立太空军等方式,赋予本该和平利用的太空越来越浓厚的战场意味。
  尽管3月以来俄美元首进行了近年来较为罕见的密集电话沟通,甚至特朗普5月底还曾提议邀请俄罗斯重返七国集团(G7)峰会,但形式上的互动并不能掩盖俄美关系实质上愈加严重的对抗形势。
  特朗普上台后发布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已将俄美关系定了调——战略竞争对手。而且,特朗普政府推行的“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与俄罗斯主张的世界多极化和多边主义相互冲突。而在具体事务层面,美国对俄制裁持续多年且名目繁多,双方还在能源领域存在竞争关系,双方在东欧、中东和亚太地区的直接对抗更加频繁。
  从叙利亚周边地区经黑海、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到波罗的海一线的俄美军事对峙前线,近来出现继续向北延伸的迹象,即北欧至北极巴伦支海一线也正在成为前沿。美俄直接交界的白令海周边地区,以及西北太平洋的鄂霍次克海等地,也成为美俄海空力量相互秀肌肉和抵近活动的热点区域。
  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又准备退出《开放天空条约》。该条约参与国可按规定对彼此领土进行非武装方式空中侦察,是冷战后重要的信任建立措施,有助于提升透明度和降低冲突风险。
  俄罗斯一方面呼吁美国与俄方继其他签约的北约成员国一道,就维护该条约进行平等对话,另一方面还从维护全球战略稳定的角度出发,表示准备与美国讨论限制新型武器的问题。
  俄罗斯展示出足够的对话诚意的同时,也在积极研发各类新型武器。俄方“两手抓”策略恰恰是特朗普政府政策不确定性的写照,也是确保俄方在与美国进行大国竞争时能占得一定先机的实用之举。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