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绝伦 空前绝后
——山东博物馆镇馆之宝蛋壳黑陶高柄杯
2022年01月04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走进山东博物馆,最有特色、最值得一看的器物之一就是蛋壳黑陶。这件蛋壳黑陶高柄杯是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时期的器物,1973年山东日照东海峪遗址出土。高26.5厘米,口径9.45厘米,足径4.7厘米,重93克,原藏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现藏山东博物馆。该器通体磨光,泥质黑陶,轮制而成,胎骨坚硬,器壁极薄,造型灵巧,色泽典雅,工艺精湛,是山东龙山文化蛋壳黑陶杯中最精美的一件。
  山东博物馆 宋爱平   
国宝风采
  所谓“蛋壳陶”,是指一种制作精致、造型小巧、外表漆黑黝亮、陶胎极薄的器物,它仅为山东龙山文化所特有,因其陶胎薄如蛋壳而得名,其典型特征为“黑、亮、薄、轻、硬”。蛋壳陶通体漆黑黝亮,里表一致,器表具有前所未有的乌黑发亮的金属光泽。蛋壳陶的陶胎之薄,无与伦比。最薄部分多在盘口部位,一般0.2至0.3毫米,最厚的地方也不足0.5毫米。器身最高不超过25厘米,重量不超过70克,有的仅重40克左右,还不到一两。“蛋壳陶”质地坚硬,且几乎没有渗水性,令其历经数千年而不受水土侵蚀,至今出土之后,以手指弹之,尚铮铮有金属声。
  “蛋壳黑陶”以“黑如漆,亮如镜,薄如纸,硬如瓷,掂之飘忽若无,敲击铮铮有声”而闻名于世,被世界各国考古界誉为“四千年前地球文明最精致之制作”。山东地区所发现的蛋壳黑陶高柄杯数量很少,除了国家博物馆征调和山东大学所藏外,多数珍藏于山东博物馆。展览于山东博物馆“山东历史文化展·史前”展厅的这件蛋壳陶杯,不但为镇馆之宝,而且是国家级的“国宝”。整器可分为三部分,上部为杯体,敞口,侈沿,深腹,杯腹上部略收,中部装饰六道凹弦纹,腹底圆缓平坦;中间为细管形高柄,柄中部为鼓起的柄腹,中空,如纺锤,又如倒置的花蕾,表面布满密密麻麻竖向细小的镂孔,排列整齐而匀和。下部为覆盆状底座,上有同心弦纹数道。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其镂空的柄腹内放置一粒陶丸,将杯子拿在手中晃动时,陶丸碰撞腹壁会发出清脆的响声,杯子站立时,陶丸落定能够起到稳定重心的作用,设计十分巧妙。 
震撼出世
  那么蛋壳黑陶是怎么发现的呢?
  1928年春天,我国第一代考古学家吴金鼎先生在山东章丘龙山镇发现了城子崖龙山文化遗址。在城子崖遗址的发掘过程中,一些碎片样的东西引起了吴金鼎的注意,它们又薄又轻,却有着瓷器般的坚硬,当吴金鼎用水洗净碎片上的灰土以后,它顿时绽放出了一种黑色的美,一位在场的考古学者激动地记录下了它们的特点:“黑如漆,亮如镜,薄如纸,硬如瓷。”经过测量,这些碎片的厚度不超过0.2毫米。于是,大家给了它们一个新名字——“蛋壳陶”。只可惜此时发现的蛋壳陶都是碎的。
  1974年发掘的一天,在一个普通的墓葬里,发现了一堆完整的碎片,著名考古学家张学海先生和郑笑梅女士迅速判断出来,依这堆碎片的厚度,应该是属于蛋壳陶的。但是令张学海遗憾的是,他没有见到想象中完整的蛋壳陶。可是郑笑梅却不那么认为,而且主动提出要独自将蛋壳陶复原。半个多月以后,郑笑梅将一件完整的“蛋壳陶”放在了张学海面前。“震撼,实在是震撼。真的跟纸一样薄,看着很大,上秤一称,才10克左右的重量。”张学海被这件蛋壳陶惊呆了,他急忙将这个完整的蛋壳陶带回了自己所在的山东省考古研究所。当他把蛋壳陶带回考古所,整个所都轰动了,人们争相来看这个蛋壳陶。当时,后来被誉为复制蛋壳黑陶第一人的钟华南也在人群里面,他被蛋壳陶的美所震撼:“太不可思议,那时候无论是手工业还是工业都不发达,他们是如何烧制成这种陶器的?”这个疑问久久萦绕在钟华南的心头,自此以后,钟华南下定决心,今生必复活蛋壳陶。
绝世工艺
  钟华南历尽千辛万苦最终也只成功烧制出了一件与龙山蛋壳黑陶最接近的蛋壳陶杯,可见蛋壳黑陶的制作是多么艰难。今天的复制者使用了上色工艺和电烤方法,制作难度大大降低了,但即便运用了现代技术,其色泽与手感仍然与真品相差较远。由此可知,当时龙山人制作蛋壳陶投入精力之大,技术之熟练,技艺之高超,已登峰造极,达至古代制陶业的巅峰状态,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蛋壳黑陶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是在大汶口文化制陶水平高度发达、到龙山文化时期达到顶峰的背景下出现的。有关专家经研究后推测,蛋壳黑陶的制作采用了快轮拉坯成形、修坯、砑光、镂孔、高温渗碳、匣钵装烧等一系列先进工艺。制作时首先使用精密的快轮拉坯、修坯成形,快轮陶车上还要安装专用的刀具,用以削薄陶胎;独特的高温渗碳和砑光技术使陶胎之黑由表及里,器表致密光洁,熠熠生辉;烧制时使用类似匣钵的保护器具,以防在烧制过程中扭曲变形。正是运用了上述高超娴熟的技术工艺,才形成了蛋壳陶器型规整、颜色乌黑发亮,表里如一,厚薄一致,质地细腻而坚硬的特征。
  考古专家通过一系列的研究和模拟实验,为解开龙山文化蛋壳陶制作的奥妙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是,除蛋壳陶和匣钵这两种烧制蛋壳陶的确凿实物外,其他像陶轮、轮盘之类的机械,以及刀具、刀架等,至今未见。因此,虽然有上述制作工艺的推测,龙山文化的蛋壳黑陶的真实制作、烧制过程仍然是一个谜。
  蛋壳黑陶“一直被模仿,却从未被超越”。“黑如漆,亮如镜,薄如纸,硬如瓷”,将永远是现代人无法复制和超越的梦想。上天只把他的眷顾给了那个时代的人,因为只有那个时代的人曾对它如此地用“心”。我们应该慨叹,今日还能有如此的幸运,在博物馆里欣赏到这些精美绝伦的绝世之作。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