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纷纷杀入概念走红频繁出圈
“元宇宙”
离我们还有多远?
2021年09月14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近日,一家VR(虚拟现实)创业公司Pico对外披露,该公司已被字节跳动收购。受这件事的催化,一个很多人都不认识的新名词——“元宇宙”,进入了大众的视野。
  当我们还在试图理解消化这个新概念时,一些科技巨头早已开始了对元宇宙领域的探索。
  究竟什么是“元宇宙”?
  早在2020年底,马化腾就曾提出一个能够“由实入虚,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体验的全真互联网”,这与元宇宙的概念十分类似。不久前,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向他的员工表示,未来几年,脸书将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同样是在今年,微软提出了要建立“企业元宇宙”的解决方案。
  元宇宙的英语是Metaverse,这个概念最早出现在1992年美国作家尼尔·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说《雪崩》中。
  这部小说描绘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数字世界——“元界”。现实世界中的人在“元界”中都有一个虚拟分身,人们通过控制这个虚拟分身来进行相互竞争以提高自己的地位。
  2018年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科幻电影《头号玩家》,被认为是最符合《雪崩》中描述的元宇宙形态。在电影中,男主角带上VR头盔后,瞬间就能进入自己设计的另一个极其逼真的虚拟游戏世界——“绿洲”(Oasis)。
  在《头号玩家》设定的“绿洲”场景里,人们通过头盔设备,将意识与平行虚拟世界连接,在“绿洲”设定的一套完整运行的虚拟社会里,通过控制自己的“虚拟分身”进行一系列的社会活动。
元宇宙为何突然火了?
  元宇宙概念的雏形早就出现于科幻作品中,那又是什么使得它在今年火了起来?这要从三个方面来理解:
  第一,从需求层面看,新冠疫情蚕食并减弱人们在物理世界的联系,与此同时也加速了数字世界的完善,人们在虚拟空间中留存和交互的时间越多,对虚拟世界的需求也随之变多。
  第二,从技术发展层面看,随着VR、AR、5G、AI等技术的发展,曾经只能出现在科幻小说和电影中的场景已经一一变为现实,这既是元宇宙的最初形态,也为元宇宙提供了一个可见、可触摸样本。
  比如在2020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因疫情原因,无法现场举行毕业典礼。学校于是决定在游戏“我的世界”这个虚拟世界中,搭建了一个和真实校园高度一致的“虚拟校园”,学生们通过相应的设备,以“虚拟分身”的身份来到“虚拟校园”参加毕业典礼。
  第三,从经济层面看,巨头们真金白银地去做“元宇宙”这件事,一定是看到了未来的商业前景。就当前情况而言,游戏是元宇宙的雏形,但元宇宙为游戏的内容创作带来了更广阔的自由度和用户活跃度,这意味着广大游戏厂商们或将有机会开辟游戏产业的新阵地。而随着技术的不断成熟,元宇宙的下一发展阶段是在数字化的世界中去重构现实中的社交、消费等多个方面,在目前互联网行业的红利空间已经遭遇瓶颈的情况下,元宇宙似乎是提供了新一轮的增长机会和升级风口。
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
  元宇宙会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由于元宇宙概念目前没有一个简单、具体的定义,这就使得各个互联网公司以自己的方式去理解、塑造自己的元宇宙。
  从目前来看,这一概念在网络游戏领域得到充分运用。
  熟悉网络游戏的朋友都知道,一些网络游戏的本质就是在构建一个虚拟的环境,而每个用户都可以在那个世界里找到我们自己的存在。而被誉为“元宇宙第一股”的美国游戏公司Roblox,就建立了一个沉浸式3D在线游戏创作平台。
  元宇宙始于游戏,但绝不止于此。
  就在2020年,超过1200万名玩家参与了一个在游戏《堡垒之夜》上进行的沉浸式虚拟演唱会。演唱会歌手演出最新单曲,配合惊艳的游戏场景特效,给参与者带来别样的沉浸体验。
  除了娱乐活动,严肃的学术会议也与元宇宙扯上了关系。2020年,顶级学术会议ACAI(算法、计算和人工智能国际会议)选择在任天堂的《动物森友会》上举行研讨会,演讲者在游戏中播放PPT并发表讲话。
  虽说有科技巨头的关照和前面那些引人遐想的事例,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元宇宙的构建目前还在一个萌芽阶段。
  一项重要技术成果的成熟应用,离不开大量基础设施的提前布局。就像上个世纪末,信息高速公路的建设为互联网技术的成熟铺平了道路,元宇宙的完善同样需要众多技术环节的长期建设。
  具体来说,大致包括以下三个部分:首先,高度发达的全球互联网;接着便是AR、VR的硬件水平;最后是5G等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以及图形技术的发展。
  目前,这些技术无论从规模还是质量上看,都还未达到能构建元宇宙生态的水平。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